明淮钰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最近找到的新乐趣
我真的不是我哥黑粉(吗?)

跑上来说一声



没有弃坑



最近考试周

明天最后一天

然后就可以快乐更新了


【震离】ciao amore

*看完大结局就很致郁,写文(捅刀)有效缓解怨气

*ciao amore为意大利语,意为永别了爱人

*阅读bgm:Salvatore-Lana del Ray


CIAO AMORE

       故事到结尾似乎也不需要讲太多。陆离接手刑侦局之后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搜集证据扳倒了董令其。就像当初他在楚刀墓碑前承诺的那样,他查明了张局死亡的真相,还了楚刀一个清白,还有池震的。

  他们前前后后忙了整整一个月,终于赶在池震一周年的时候把表彰的手续办下来了。

  所谓表彰不过是给活人的慰藉罢了。

  

  陆离感觉自己已经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陆离整天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忙碌,被迫回头看他再也不会拥有的一切,另一个陆离则拿着那个酒壶沉默的蜷缩在他视线边缘的地方,麻木的看着窗外。陆离有时候会看着这个自己,嘴角勾起一点细微的弧度,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表彰那天整个刑侦局还有分局的人都去了桦城烈士陵园。陆离起了个大早,一丝不苟的整理雪白的警服,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的晃神,好像回到了在监狱见到池震那天,却又好像苍老了几分。

  透过镜子,陆离看到自己坐在落地窗前,双手环抱膝盖,头深深地埋在期间。陆离把警帽戴在头上,沉静的出了门,再也没看自己一眼。

  

  几位领导都做了简单的演讲,陆离事先也准备了一段讲话,等到他上台之后,他看到底下一众人坐在下面,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陆离张了张嘴,心里熟记的稿子这时候怎么都背不出来。他开始慌了,这就是结局了吗,这一张纸真的能讲完属于池震的一生吗。

  风吹过灌木丛,发出簌簌的声响,就像是情人间的私语,野蔷薇就要绿叶满枝,转眼间就是夏天了。

  台下的人还在等陆离说些什么,他在心里把稿子彻底揉皱撕碎,深吸一口气。

  

  这天天气好的出奇,阳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连灰沉沉的墓地都泛着点温润的微光。

  陆离一个人站在池震的墓碑跟前,其他人都走了,郑世杰和温妙玲还陪了他一会儿,后来也把空间留给了他一个人。

  墓碑上没有照片,这是他要求的。陆离摘下警帽,顺着凹陷的痕迹一笔一划的划出池震的名字,温柔的好像在爱抚谁的脸颊,似乎这样就能把这两个字深深刻在心里,带着鲜血淋漓的痕迹。他这一天叹了太多次气了“你啊你……”

  

  爱情的最开始都是英雄病。

  陆离坐在办公室里面,手里把玩着那个有些轻微变形的小酒壶,表面的皮革因为长时间摩挲,蜿蜒的纹理已经变得光滑。办公室只点亮了一盏昏黄的小台灯。他举起酒瓶贴在唇边,陆离有太多疑惑得不到答案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会死。

  ……为什么那不是一个吻。

  

  为什么那不是一个吻。

  那天晚上星星很亮,月亮没有被云翳遮盖。陆离可以看见池震眼睛里的光。那双眼睛渐渐靠近,最终停在了一个永远都无法再靠近半厘米的距离——那不是一个吻。

 

  陆离曾经看过书上说什么是未亡人,这个人还活着,他只是没死而已。他也只是没死了。为一个人走不难,难的是留。

  他灭掉办公室最后一盏灯,抬起脚往外走去。有水珠重重的砸在灰白色的水泥地上,留下深色的印记。

  桦城没有下雨。

  

             -end-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一天天的写的都是些啥垃圾文啊

因为我实在是看的太慢了才看完四签名,决定让你们了解一下为什么我看的这么慢
四签名结尾陆离池震和刘昊三个人枪战,我对于他们三个人用手枪连射枪战这个情节存疑,就去咨询了一下他们三个人枪的型号和弹匣容量
我看剧真是太考mo究ji了(……)

【震离】原罪08(破镜重圆/生子)

*原剧向,“为什么我看的剧和你们看的不一样?”(?)

*一诺是震离的崽设定,破镜重圆/漫漫追妻路会有,每一集我会写一章,是剧里震离感情线的补充说明()

*想要爱的评论红心蓝手!

*每章的标题都是一首歌,指路网易云歌单:原罪每一章的bgm都在这里了

第三案

 

     1 Gasoline

  手机还在执着的振动着,直到五十秒后自动断开。池震不需要去看那块短暂亮起的屏幕就知道电话是陆离打来的,他继续靠着阳台上的栏杆,看向千家万户。

  对于陆离而言,池震会不接他的电话实属罕见,在他们曾经漫长的浪漫关系中,扮演那个失联角色的通常都是陆离—职业缘故,他总会有各种事情接不到电话。陆离有些烦躁,他不知道池震在抽什么风,从十字港回来之后就处在这种半失联的状态里。

  非得在我面前刷存在感的是你,现在玩失踪的还是你。陆离越想越气,当下就拿出手机给池震去了条微信。

  还没等到回话,温妙玲倒是先在他面前坐下了。两人聊了几句关于案情的事之后,温妙玲拿起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开口问道:“诶池震怎么没来。”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为池震撒了个谎。温妙玲带着意味深长的笑上下打量了一下陆离,陆离被她看的颇有些不自在。作为少数知道他俩前尘往事的人,温妙玲出色的完成了没有人交给他的任务,她放下茶杯“吵架了?”陆离没说话,低头摁亮手机,一条新提示都没有跳出来。

  温妙玲站起来拍拍陆离的肩“跟他好好聊聊吧,我先撤了。”陆离抿起嘴,点进微信里池震的聊天界面。

  

  消息发送过来的时候池震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等最后一声振动都过去好久之后,他才拿起手机。横在他们中间漫长的时光就好像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让两人颠倒角色,他实在是有些不习惯。池震抬起头,看到池莉还在镜框里冲着他微笑时,他才点开了第一条语音。

  第二天池震特意起了个大早赶往青旅--说是起了个大早也不太准确,把陆离给他发的每一条语音都仔细听完之后,池震不出所料的失眠了。他躺在床上,不需要废很大功夫就能想象出陆离是怎么有些生气,有带着点无可奈何的样子对着手机说话。半梦半醒之间,他脑子里那个陆离模样的小人就摆着那副表情冲着他说了一夜的话。

  池震一手甩着车钥匙,一手拿着鸡蛋仔头天传给他的资料,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了。他废了一些功夫才刻意无视掉自打他进来之后陆离就紧紧粘在他身上的目光。

  不是什么好表情。陆离微表情研究专家池专家在内心判断,他就顶着这道目光在陆离对面坐下,装模作样的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再看看那群正在收拾行李的嫌疑人们,很容易的就引开了陆离的注意力。

  隔着墨镜目送陆离上楼之后,池震顺了顺手里的资料,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那个小姑娘开口之前,陆离还在思考他该说什么,随便说点无关紧要的事,最好能勾起他们的好奇心的那种,陆离在心里想。等真的把话递给陆离了,他张了张嘴,准备好的说辞只字不谈“我当警察是因为我的父亲。”坐在他旁边的池震不易察觉顿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说这个。

  那些话就好像是舌头自己挤出去的,池震完全没有看陆离,就好像他讲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轮到池震说的时候,不仔细听就消散在空气里的音量,还带着点不确定的颤抖。他讲起了池雯。

  那是他们时隔八年后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论起这件事,尽管周围还有别人,两人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放在对方身上。

  他们都觉得,这场对话应该来的更早一些。

  

  -tbc-

作者有屁话讲:07是今天凌晨更新的话应该算我双更吧bushi,tag里面粮越来越多,我觉得我可以走上bp之路了

我为什么要用歌的名字当章节名呢??????这么没脑子得事情真的是我做出来的吗??????曲库都要掏空了啊!!!


【震离】原罪07(破镜重圆/生子)

*原剧向,“为什么我看的剧和你们看的不一样?”(?)


*一诺是震离的崽设定,破镜重圆/漫漫追妻路会有,每一集我会写一章,是剧里震离感情线的补充说明()


*想要爱的评论红心蓝手!


*每章的标题都是一首歌,指路网易云歌单:原罪每一章的bgm都在这里了


第二案


 3 Visions of Gideon

  陆离这种人是很难融入夜店的环境。池震端着酒杯,只远远的望着他。

  舞池里有的是年轻男女随着激烈的节奏扭动身体,他们充满活力,眼神暧昧而放肆的在这个闯入者的身上游走。

  陆离没有看这些人,只是有些无措的站在门口,缓缓巡视整个夜店。就像一只巡视领地的猞猁,池震如此想着,笑出了声。

  这或许是陆离为数不多的窘迫时刻,池震用一种看好戏的态度跟身边的舞女耳语几句,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很快就凑到明显有些手足无措的陆离跟前,轻而易举的就缠上了他。

  池震举着手里的威士忌杯,剔透的冰球在香槟色的小射灯下折射出内部絮状花纹,在杯子离别慢慢旋转溶解。

  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杯酒上。

  不远处的女人双手就快完全攀附在陆离的肩膀上了,能解决重案大案的刑侦局陆队长不太擅长处理这个,他语气尴尬的试图从身上把女人的手拉下来,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看着看着,池震的心情就变了味道,他突然能理解之前抓到的那个凶手了。这样的场面显然不是池震这个“幕后黑手”想要的。陆离不高兴,他看着也气短。池震不轻不重的放下就酒杯,玻璃杯在大理石纹的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他冲着舞女摆摆手,后者这才恋恋不舍的从陆离身边走开。

  原本是背冲着池震的陆离回过头,瞧见了对着他傻笑的人,陆离立马就明白了刚刚的纠缠是池震搞鬼,当下脸就黑了几度,快步冲他走过来。

  还不等完全不收回脸上的笑,池震对着身边半倚在沙发上的卖酒女们横了横眉毛:“还不走?”

  

  当池震走上天台的时候,陆离已经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了。他靠着栏杆,半个身子探出去,看的池震心里一惊。他快步走上去,不由分说的提住陆离的衣领向后退了半步。陆离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回过头继续看着远处的风景。

  池震很少在陆离的脸上看到这种类似于茫然的表情,他也学着陆离的样子靠在栏杆上,眼神投向远方。天台上的风自桦城的四面八方而来,卷携过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阳光被灰白色的云层掩盖,只能透过缝隙,落下几道

斑驳的光影,企图在两人的脸上留下些微不足道的痕迹。

  “看到对面那栋楼了吗,白色的那栋。”陆离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池震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从我进警局开始,它就盖,盖到去年才才完工。”池震推了下鼻子上的墨镜“那得盖多少年啊。”

  他想问,陆离,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tbc-


作者有屁话说:大家新年快乐呀,结束元旦快乐假日回来乖乖更新,原罪还是尽量保持日更 最近也在筹备新的池陆文!设定大概是年下养父子哨向设定,先存文2333


“我的余生尽在其中,还有你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