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淮钰

醒醒,给东修当提款机了

越来越觉得自己文字的浅薄与贫瘠
考虑多看看书吧,可能在完结手上的文之后暂时都不会开新坑了

【对刀组】我的一个日本同事05(职场au)

*废柴咸鱼的诈尸更新
*本章60%现实40%绿洲
*强行开启副本,夹带私货
*求评论红心蓝手,前文移步主页

  入夜之后,酒吧的人明显多了起来。
  蓝紫调的LED灯光不断闪动着,在那些在舞池里面扭动的男男女女的脸上留下暧昧的光影。
  酒吧角落的乐队早已换上了更加激烈,更加热情洋溢的舞曲“我还是更喜欢之前那首歌.”修想,然后收回了投向角落的视线,却在途中无意被敏郎的表情所拦截。
  “敏郎,どうした?”和敏郎成为同事之后,修也学了几句日文口白,像这种简短的日常对话,他就会用日文表达。反倒是敏郎自己从始至终都在讲英文。 
  敏郎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我......”“什么?”修皱紧了眉头,今天晚上第一次感觉到了头疼。敏郎还在以平时的的音量说话,他的声波就如同迷途的候鸟,没能抵达指定的目的地,最终逃不脱被周围环境吞没的命运。
  当修正准备叫敏郎大点声时,舞池中射来的一道淡蓝色的光柱恰好穿过他们两个。细小的灰尘在光晕中落下,就像是遥远的星球在经历过收缩崩塌后,用来几亿年的时间才逃脱引力的束缚,再用了同样的时间在宇宙中漂泊。
  修看不清敏郎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在翕动。修木然的看着两片嘴唇一张一合,突然就想到了物理书上曾经说过,人体内有一些是爆炸之后的星星脆片,就比如说你的左手和右手的成分都来自不同的恒星,星星死了,才有了你。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万千星尘跋涉过漫长光年后的相遇。”修在心里默念这句话。
  
  最终修还是没弄清敏郎当时说的是什么。
  那道光柱还没有移开,晚到的韦德三人在他身后拍了拍修的肩膀,他回过头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再转过头时,敏郎已经恢复了正常,微笑的坐在那里,端着手上的酒杯,也和晚到的三人碰了下拳,开了几句玩笑,没有一点反常的样子。这让修不禁怀疑之前看到的那个表情,他错过的那句话甚至是那道蓝光,都是他摄取酒精后产生的幻觉。
  但修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低头回味那个复杂的眼神。那是修第一次看到敏郎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带着点欢喜,又有点痛苦。就好像,就好像他试图用他一如既往的温柔淹没这两种感情,却最终溺亡在了这污浊的混合物中。
  修赶紧甩了甩头,试图忘掉这个荒诞的想法,然后带上了久违大半个月的VR眼镜。
  
  几乎是在上线没多久,修就毫不意外收到了大东的对话框,似乎那个高大沉默的武士一直盯着好友栏等着他上线。
 
  “今天去哪里?”
  “还是14区吧,听说那里掉落了一件…神器?。”
  “是什么?”
  “……99级的物理学圣剑。”
  “噗…”修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问大东“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有这种爱好。”
  “其实我是麻省理工大学的理论物理系毕业的*。”
  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谈及那次的突然下线和失踪的半个月,仿佛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对此事避而不提。
  
  最终大东并没有得到那把物理学圣剑。事实上他们俩连死亡星球的传送门都没踏进去。修和大东现在正站在一个狭长的走廊里面,面面相觑。
  传送过程中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白光闪过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熟悉的死斗区域,而是个陌生的狭小房间,四面全是粗糙的水泥墙,只有他们面前的一扇门看起来像是通往外界。
  修下意识的向大东靠近一点,却踩死了几只在地上乱窜的蟑螂。他有些厌恶的在地上蹭了蹭脚底“你说我们这是被穿送到哪里了。”
  大东拍了拍修的肩膀,那个触感奇异般的让本来有些慌乱的修冷静了下来。“不管我们现在在哪里,看来都要先打开这扇门。”
  
  门的背后就是那条狭窄的走廊。走廊两边有些脱落迹象的墙纸上全是褐色的陈年污垢,接缝处还有蔓延的霉斑,墙上挂了几副不明所以的画。
  修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大东已经僵硬的站在门口,没有再走一步。修有些奇怪的问大东:“怎么了?”
  大东的机械音僵硬的漂在这个不长的走廊里,从尽头的玻璃窗看去,外面一片漆黑,还下着大雨“你玩过PT吗?”
  像是为了回应他,这个房间里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悠悠传来了一个空灵的女声:
  “注意,那道门缝…
  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我,即是唯一的我
  你,即是唯一的你吗?”
  
  
  *物理学圣剑(撬棍)出自游戏半条命,他的使用者戈登弗里曼就是麻省理工理论物理系毕业的。

                         【TBC】

【对刀组】霜雪(幕府au)试阅测试

*试阅的意思就是请大家告诉我对这个题材,文风的感想,等到正文的时候我会进行相应的调整
*对,这是我一直很想写的幕府au,武士x少主
*计划是写完同事就填这个x

       敏郎不知去了什么地方,现在才回来。
  坐骑在出汗。
  出了五条松原的末端就有马场,所以可在那儿跑马。不光是人,马也一样,让它在马厩稍一懈怠,则不管任何名马,一旦上了战场,就变成无用的东西,所以遛马是武士的日常活动。
  往来行走的全是崛川府武士。敏郎有时就在马上点头而过,但因为是陪臣,所以遇到利仁一门的人或著名的直臣,就得一一下马执礼。
  “藤三!”
  他对小马夫叫道。
  “在!”
  “今天来访的武士和公卿们特别多?”
  “不只今天,这现象早已司空见惯了。自从源氏灭亡后,崛川府的大门就呈现出牛车、马、轿子等纷至沓来的现象。——这条大和大路,也因此突然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打横过去!”
  “要走后面的小巷吗?
  “静寂一点儿的好。”
  “几乎到处都开满了梅花。”
  这是《徒然草》中那兰陀寺的遗址,透过默林可看到苍古的崛川府地藏的殿堂。
  再走过去,有个水池。
  “让脚凉快一下吧!”
  敏郎来到水边,牵着马嘴的缰绳,到池水边把马脚浸下去。
  经过剧烈的骑乘后,最好能让马的胫部凉爽一下。所以从马场回来的人们常常会绕到这里,因而这边的居民称之为“马冷池”。
  有一阵子,源氏的武士和马也常常在此聚集。敏郎忽然一伸手,悄悄折下一枝临池而开的蜡梅,花瓣完好无缺。
  “藤三,你等会儿把马牵进马厩去好了。——我要先走了。”
  敏郎徒步走了出去。他的主人近江平吉的房子在不远处,平吉是个地方官,长期驻在尾张,因此这儿时常唱空城计。
  ——尽管如此,不久前,这儿里里外外各增加了约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不似附近的静寂,而是森森然的。虽然每隔一阵子,土墙外就有三四个人拿着闪闪发亮的枪巡逻而过,但屋子里面却像寺院一般静悄悄,连莺啼声都可穿透。
  “没什么异状吧?”
  敏郎向门上的卫兵问道。
  “没有。”
  士兵点头回答,敏郎笔直地走进去。中门也有卫兵屯驻。
  “您回来了?”
  “嗯。”
  兵士们的眼睛停留在他手上拿着的那枝梅上,不解风情的人也看得出那是一枝完好的枝型。
  他拿着那枝梅花一直走到后面深处的一间房,梅香味还飘散着。
  “修少爷,你好吗?”
  房间内传出一个少年的声音:
  “是敏郎吗?”
  修铺着圆坐垫,像木雕似的正襟危坐着。
  他穿着天蚕的白色小袖和藤紫色的公子裤,是来到此地后近江家赠与的衣物,看来每天早晚都折叠得很整齐,折痕至今都还分明笔挺。
  “很无聊吧?”
  藤原敏郎和他对坐,轻声抚慰。
  修的唇角轻轻勾了一下,静静地摇头说:
  “不会。”
  “你在做什么呢?今天——”
  “在读你借我的唐朝白居易的诗集,还有司马迁的《史记》。”
  “《史记》和诗集,何者较有趣?你比较喜欢哪一本……”
  “诗文没意思。”
  “那么比起李白和白居易的诗,还是写中国治乱兴亡的《史记》,你比较有兴趣啰?”
  修正要点头,但一看到敏郎的眼光,又赶快含糊其辞地说:
  “虽说喜欢,也不是真的那么喜爱。”
  “那么到底什么书才最合你的意呢?”
  他一下子答不出来。
  瞪着聪明慧黠的眼珠,陷入沉思。虽然室内的气味潮湿而微暗,但是修的眼眸映着的是户外初春的天地,像一泓清澈的湖水。
  “——是佛经经文。”
  

【对刀组】我的一个日本同事04(职场au)

*高亮无差
*本章现实100%
*修:我的意中人是个头号玩家,总有一天他会开着高达来和我结婚。
*依旧求评论红心蓝手
*前文见主页

  如果这是故事,那就应该完结在这里。他们会见面,会相爱。会在东京的初雪里漫步相拥,眼睛里映出灿烂的烟火;会在西海岸一号公路上开着快车,头顶星空高悬,行驶过的地方除了亨利米勒的歌什么都不留下。
  但这并不是什么廉价的爱情故事,他们也绝不是彼此的Baaader-Meinhof*。
  
  修一直都没来得及问大东那天想要跟他讲的是什么,他也没有解释为何那次会匆匆下线。准确的来说,他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登录过绿洲了。
  “呼……”修摘下防辐射眼镜,捏了捏鼻梁,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把镜腿折起来,推到一边。处理完最后一份需要修改的报告后,点击发送。
  ——别误会,修不登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别扭或者别的什么,他只是需要加班赶项目。
  我讨厌上班,永远。修想,一只手按住酸疼的颈椎做着伸展运动,另一只则拿起了桌上的马克杯。
  杯子还没凑到嘴边,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修放下杯子“请进。”
  艾奇探了一个头进来“今晚我们想一起聚个餐,你来吗?”见修脸上有犹豫的神情,她马上说到“兄弟别这样啊,你又不玩游戏,这么早回家干嘛,我们这可是第一次带敏郎玩,再说我和韦德萨曼莎不都已经半个月没有摸过帐号了……”
  “行行行,我来,我来。”修生怕艾奇这么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连忙答应了下来。艾奇满意的点点头“八点,老地方见。”
  今晚又上不了游戏了。脑子认清这个事实之后他悲叹一声,拿起杯子,却发现里面一滴水都不剩,只留下一团褐色的咖啡残渍。修无奈的看着杯面上印的巨像**“好吧,看来除了你,我还有十五个障碍需要打倒。”
  
  艾奇所说的老地方是一家他们经常聚会的酒吧,虽然不大,但是很令人放松。修和熟识的酒保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一杯格兰杰。”“还是去冰加柠檬吗。”“你了解我的。”
  修的手指顺着酒吧里的音乐节拍敲击吧台,酒吧把酒递给他时,他顺口问了一句“换音乐了吗。”“是啊。”酒保擦着手里的空杯,“说是换成了老板喜欢的乐队的歌。”
  
  “蒸せるmidnight 鼓動dynamite,”
  “いらないよね 言葉 in this time。 ”
  
  修在来之前抽空登录了一下游戏,大东果然不在线。他看着ID旁边显示的登录状态为三十分钟之前但是总的游戏时长却没有变化,有些纠结的皱起了眉。难道他和我一样加班了半个月没时间玩游戏,还是说......是在等什么人吗。
  这个想法让修的心揪了起来。
  
  “感じるまま hold me tight,”
  “やらかいキミ 溶かしたい。 ”
  
  “一杯特基拉日出。”有人坐到了修的身边,修转过头,惊讶的发现是敏郎。他和敏郎碰了个杯“你来的真早啊敏郎。”
  敏郎露出他一贯的笑容“可能守时是亚洲人的天性吧。”在死线里被毫无时间观念的非亚裔三人组折磨后的两人对视一笑,喝下了杯中的酒。
  
  修早就认清了自己对敏郎的感觉,那种暧昧的情感不过是一时的迷惑。
  那张夹在书中的纸条后来被修拿出来看了很多次,仔仔细细,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看过去。他用目光临摹每一笔的顺序,如果视线是有温度的话,那那张不大的纸条早就燃成了浸满爱意的余烬。
  
  我的神啊,我从来没有为我的刺感谢过你。我曾为我的玫瑰感谢你过一千次,却没有为我的刺感谢你过一次。我一直注目仰望从背十字架而来的奖赏,却从来没有想过,十字架本身就是荣耀的奖赏。
  求你使我知道十字架的荣耀,求你使我知道刺的价值。求你使我看见,痛苦的路是达到你那里的阶梯。
  
  他早就该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了。
  他早就该知道谁是他于万千灵魂中最为契合的那一方安息之地。
  
  
  *Baaader-Meinhof指一面之缘爱过的人
  **巨像:出自旺达与巨像。玩家要为了失去的爱情去打倒16个巨像(等等我没记错吧)

         【TBC】

【对刀组】你一生的故事(一发完)

    *对原著结局耿耿于怀的产物
  *我无法改变故事的结局,但至少我能尽我所能给他们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告别
  *降临湮灭有部分参考
  食用愉快
  
   “我……我不知道。”他的脸上是悲伤,茫然,迟疑,以及其他情绪的混合物。
  他说的很缓慢,就像是需要很用力的才能想起所有细节“…他就是突然出现在了那里。”
  
  他就是突然出现在了那里。呆呆站在登录大厅,显得是那么手足无措。来来往往的人不断撞着他,高大的武士却没有一丝想避闪的念头。
  修在看到那个背影时心脏狠狠漏了一排。他快速向那个背影奔去,却在只有半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东?”虽然明知是不可能的,修还是缓缓叫出那个已经埋葬在六尺之下,也埋葬在他心里的名字。
  那个背影转过身,熟悉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这么看着他。修眼眶一酸,伸出手,和往常一样紧紧的抱住了他。而他也回抱住了修,迟疑的开口说到“你是修,我认识你的脸。”
  
  “你在刚见面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大东有问题吗。”男人坐在他对面,紧紧盯着修。
  修无力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太累了。”
  “所以你不知道这个大东只是一个数据记录的备份。”男人并不准备放过修。
  “我不知道……”
  
  所幸的是大东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修则变成了他们中更加反常的那个。他紧紧的抓住大东的手,像是生怕谁会突然夺走他一样。大东失笑,想拍拍修的头,又放下了手:“修,你今天很奇怪啊。”
  “我没有!”修把大东的手抓得更紧了。
  
  “你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
  
  修拉着大东一直向前走去,他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他的心里充斥的只有逃离。
  不断的逃离,逃的越远越好,去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大东很安静,没有问修想把他带去哪里。只到修自己停下了脚步:“大东你喜欢铁路么?”“铁路?”
  “我喜欢铁路。沿着铁路走,在尽头肯定能找到一座城市,或者其他什么有人的地方。不像鸟飞在空中,甚至不知道前面会不会有目的地。”他说。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这种备份是有悖绿洲的游戏公平性的,所以我们用蠕虫强制性清除了这个角色的所有数据,对此你有异议吗”
  “……没有。”
  “很好。”
  
  我要准备下线了。
  今天一直很安静的大东突然开口道。“不不不不……你不能……”修突然停下来面对大东,慌张的语无伦次,竭力想要留住他。
  “我想他应该很开心,能在你身边多留一点时间。虽然他没办法亲眼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但正是因为有了离别之悲才有了相遇之美。”
  大东微笑着说完这段话。修仍旧是不停的摇着头,死死攥着大东的衣角,像是只生怕被遗弃的小动物。
  在他准备摘下眼镜之前,修紧紧的抱住了他。大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乖,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修埋在他温热的胸膛里使劲摇头,大东无奈的笑了,艰难的抽出一只手放在耳边“さようなら*”。修猛地抬起头,眼眶微红,看着他慢慢拿下并不存在的眼镜。
  他的禁锢失去了目标,彩色的颗粒慢慢消失在他的拥抱里。修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直站在原地。
 
  "一瞥之下,过去和未来轰轰然同时并至,我的意识成为长达半个小时的灰烬,时间未至已成灰。五十年诸般纷纭并发眼底,我的余生尽在其中,还有你的一生。"
  
  *さようなら意为再见,永别。程度很深,普通告别不用这个词。

【对刀组】我的一个日本同事03(职场au)

*本章绿洲50%现实50%
*公司职工:我实名举报公司两高管上班摸鱼
*依旧求红心蓝手评论
*前文点击主页
食用愉快

  修是被一阵淅沥的雨声吵醒的。他扭头去看床头柜上的闹钟,电子屏幕上绿色荧光数字清晰的告诉他离预设的起床时间还早了半个小时。修悲叹一声,将被子蒙在脑袋上。
  喜欢就去试着追求看好了。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修的脑子里。是因为这句话戳中了修内心隐秘的想法吗,还是只是单纯因为这句话是大东说的。修不知道答案,准确的来说,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
  
  藤原敏郎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算是一个很好的同事。他待人谦和有理礼,交给他的任务从来都能按时完成 。
  修撑着脑袋,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笔,只需要转动一个很小的角度就能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窥见他的新同事。
  敏郎在座位上坐的笔直。就像是在腰际放上了根擀面杖,修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不禁笑出了声。敏郎似乎听见了这不同寻常的声响,向他的方向望了一眼。虽然明知他不可能看见自己,修还是装模作样的拿出平板,假装在认真翻阅文件。
  
  冗长的文件总是会让人分心,修把部门提交的工作报告只看了两眼,大东的话又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
  自己真的是喜欢敏郎的吗,亦或者只是单纯的被他那出色的外貌所吸引。毕竟我对他一无所知。
  午休间隙,修向他们之中最有经验的萨曼莎提起了这个话题“萨曼莎,你会因为什么爱上一个人呢?”
  她想了一会儿才认真说道:"有很多东西会让我对一个人产生某种想要了解的兴趣,但不管是什么吸引了你,我想,你最后爱上的一定是他的灵魂。"
  
  灵魂,灵魂 ......
  修在纸上反复的写着这四个简单的字母,脑子里面出现的却是那个沉默高大的武士。尽管他们没有见过面,在几百万人的世界也只是因为巧合的缘分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但他们的灵魂是如此契合,每一次战斗交流都互相牵动。
  直到下属来敲他办公室的门,请他去测试插件的时候,修才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他站起来,准备随手把纸团团成一团,却莫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慢抚平四周的褶皱,将那张纸仔细的折起来,夹进本尼迪克特的书*里
  那张纸上写满了大东的名字。
  
  修慢慢走在绿洲的地图里,这张五级源氏脸还是能给他带来不少好处的,至少没有人会莫名其妙抛出一个组队申请。在测试完常规插件之后,他的手放在耳侧,正准备摘下眼镜登出绿洲时,却鬼使神差的打开面板搜索玩家大东,抛去一个好友申请。
  修本来是对通过申请是不抱多大希望的,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没过多大一会儿,系统就提示他“您已成功添加玩家大东为好友”
  “寻找大东。”修点点耳麦。
  “SEARCH DAITO 。”
  “正在为您锁定该玩家……锁定成功”
  让修没想到的是,大东还在花村神社的那棵树下。他通过狭小的电子屏幕注视着武士的背影,武士的目光却不知道投向何方。
  修默默摘下眼镜,退出了登录。
  
  回家后,修再一次登录了绿洲,和大东汇合之后对下午的事情绝口不提,直接奔向了死亡星球。
    又一次平安结束了死亡星球上的搏杀。在这场奋战里,修因为某些难以言喻的原因导致他一直分心,差一点就要清零重来。他不得不坐在满是低级装备的地上暂时喘息。
  远处橘色的火焰还没有熄灭。那些火焰从不熄灭,从别的星球望去,就像是火与硫磺在不断的下落。
  修正在努力的平复波动情绪,背后却像是贴近了什么灼热的东西。他警惕的回头,发现原来是是大东紧紧贴着他的背后,也席地坐下。
  男人厮杀后过高的体温带着金属的味道穿过两人的护甲,从紧贴的地方炙烤着修。X1全身套装忠实的把这份体感给出反馈,他在设备下的脸一下就红了。
  修不安的扭动着,试图拉远两人距离,但却被这强大的热意所吸引,牢牢地禁锢在原地。两人都没有说话,大东紧贴着修的那一小块体感区域沉默而被动的接受一切,并没有在意它的主人是否已被这寻常的温度灼烧的想高声尖叫。
  “修……”大东想开口说些什么,修赶紧摘下眼镜,一下子就从虚拟燃烧的战场切回到了安静的现实。他瘫坐在地上,那份炽热消失在恒温24℃的房间。修的愿望从未有一刻像现在一样清晰。
  “我想见他,我想要拥抱他。不是在绿洲,是在现实。”
  
*此处指鲁恩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写于二战之后,供美国民众了解日本与日本人。
          【TBC】

【对刀组】我的一个日本同事02(职场au)

*本章绿洲100%
*全场最佳ow
*正文不开车都是无差
*以及求评论红心蓝手
*大东:吃自己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SEARCH DAITO”
  “正在为您锁定目标……锁定失败,该玩家未登入服务器。”修有些惊讶,几乎每次上线,他好友列表的置顶总显示的是在线状态。
  大东,修在绿洲里认识的第一个队友,也是他最默契的搭档。
  花费在绿洲的几万个小时里,修绝大部分时间是和大东在死亡星球上,把后背交给对方。x1套装的那句广告词怎么说来着“每一次击打,推背都显得异常真实。”修觉得大东于他也是这样,有他在自己身后,每一次挥斩,射击都显得异常安全。
  大东不在线,修觉得一个人去死亡星球也没什么意思。在拒绝了两个对战邀请之后,他看也没看,就随便走进了一个传送门。
  
  “正在进入……花村”
  仅仅是一步的距离,所有景观立刻都变得不同起来。修站在传送门前,看着前面朱红鸟居高高翘起的角。神社旁的樱树上缠绕着麻绳和纸条制成的币帛,数据与代码组成的见习女巫们清扫地上永远也扫不完的花瓣。在绿洲的地图里,年轻的姑娘和花一样,永远停在了最美好的季节。
  被身后接连不断走出传送门的玩家撞了好几下,修才像是清醒了,向前又走了几步。
  
  修站在神社的院子里,园中百年古樱飘落哀艳的樱雪,落在水渠中流动,颇有些樱流海的意味。一只手从他背后伸出来轻轻抚走了肩头的落花,修头也不回“你知道吗,在我看的电影里,日本黑道在杀人前通常都要问一句‘你知道樱花为什么这么红吗?’。”
  大东从他身后走出来,面具上是樱树间落下的斑驳光斑,他手里还握着那朵落樱“我只听说过‘婆娑红尘苦,樱花自绽放*’。”大东的声音穿过变声器,与修这种使用了原音的玩家相比增添了几分冷漠,疏离的感觉,再配上这套全身覆盖的武士铠甲,更像是一个沉默高大的机械人。
  “什么?”显然以修的水平不足以听懂这句俳句,大东没有为他解释,只笔直地看向前方,就像战国时代大名召集武士商议出征之事,武士心意己决,只等待着命令下达就拔刀上马。
 
  偶尔不对战的时候,修和大东也会像这样找一个安静的地图在一起聊聊天,纯粹是为了放松心情,就像现在这样。
  修突然说:“大东,能把你的刀借我一下吗?”大东不假迟疑的就拿出自己的武士刀。等待的过程中,修习惯性的偷瞄大东的面具,或者说,脸。想象在设备下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笑起来很好看的那种。
  “…修?你在看什么”修回过神,接过大东递给他的武士刀,试着比划了一下。光滑如镜的刀身折射了绿洲中暂未熄灭的人造日光,挥动时带着赫赫风雷与灿烂的余晖。
  “你说我能用你的刀搓个大吗?”修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什么?”大东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小笑话。
  修深吸一口气,行云流水般劈斩,同时高呼:“竜神の剣を喰らえ!”动作之熟练,显然是不知道私下练习了多少次。
  “BRAVO!”路过的前巴西拳王激动的欢呼,修与他击了个掌:“thx,Lúcio,我会试着跟上你的节奏。”
  “我需要配合一下你吗?”一转头,大东已经重新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弓箭“是‘死には名誉、名誉には救いが伴う’还是‘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修大笑:“我还是比较喜欢那句‘狼よ、我が敌を喰らえ’。”大东耸耸肩,不可置否。
  
  “我的新同事长的好好看啊。”玩闹之后,两人躺在草地上。修双手垫在后脑勺,摘下面罩,嘴里还叼了根草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喜欢她吗?”大东漫不经心顺着话接下去。修有些纠结:“算是那种喜欢脸的喜欢吧,还有,是他不是她。”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大东的回话,修抽出一只胳膊,推了推旁边的人“大东?”
  “……抱歉,我现在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今天先下线吧。”高大的武士站起来,拉了一把向他伸出一只手的忍者。“喜欢就去试着追求看看好了。”大东拍了拍修的肩膀,顺手把草从他嘴里拿下。
  粗糙的胄甲轻轻划过修的嘴唇,像是也带来了一连串细小的电流。直到修脱下设备,那感觉也不曾散去。

                     【TBC】

  *小林一茶的俳句,原句是“苦の娑婆や 樱が咲けば さいたとて”

百粉点梗

感谢搭噶的支持,咸鱼今天百粉了

然后就是点梗吧

仅限对刀组(不想写别的)

【对刀组】我的一个日本同事01(职场au)

私设修全名周修,有年龄差
食用愉快

  毫无疑问的,社交网络游戏公司开发的绿洲是当前最热门的游戏,在这个全民VR的时代,绿洲是其余游戏公司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当然,如果我们这个故事是个热血励志的故事,那就得用大量篇幅去赘述公司创业的艰难以及他们要面对的重重对手。
  但我要讲的并不是这个故事。
  
  周修,19岁,作为一个编程方面的天才,大学刚毕业就被社交网络游戏公司CFO,同是也时绿洲创始人之一的奥格莫罗挖进了公司,成为了所谓的高管。
  是高管当然逃脱不了每周例会的命运。这天修和往常一样按时进了会议室,通常他是最早到的那个,但今天却有另外一个男人坐在了隔间里面,带着耳机,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阳光用了足足八分二十秒才抵达地球,穿过八十八层楼上的玻璃后,温柔的洒在那个男人的背后,修挑了挑眉,轻轻把椅子拉开坐下了。
  没过多久,韦德也来了,紧挨着修旁边坐下:“听说从日本分部调了个人进来。”
  修一边等在平板开机的时候,一边转动着手里的电容笔:“没听说啊。”
  萨曼莎拖开韦德旁边的椅子:“据说长的很好看哦。”修挪动着椅子,试图远离这对腻腻歪歪的小情侣,却被坐在他身边的艾奇拦住了去路。
  修漫不经心道:“男人要长的这么好看干什么。‘伤疤才是男子汉的勋章’。”
  艾奇看着他就像在mc里面看到了魔王库巴:“不是吧老兄,你还活在八十年代呢。”她还想说些什么时奥格进来了。
  奥格清了清嗓子:“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成员,之前是公司日本分部的负责人……”

  修完全没有在意奥格说些什么或将要说些什么。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奥格身边的男人身上。
  男人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半敞着,清晨的风吹起浅色的窗帘,温暖的日光为他勾勒出一圈柔和的轮廓,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那个人真的太好看了…修心里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周围环境的声音如同潮水般渐渐褪去,远处海浪拍击着沙滩,白色的海燕穿过钢筋和水泥铸就的森林,停在了他的心里。
  
  “……藤原君,这是公司插件组的负责人,周修。”奥格率先向男人介绍了修。
  “我的名字是藤原敏郎。”男人走过来,以典型的日本风格向修鞠躬。
  “我哈腰。”修想也不想,也躬身回礼。宅了这么多年,玩了无数wii游戏,看过无数日漫,他也就会两句半日语口白。
  “おはよう。”敏郎轻笑着纠正了修带着卷舌音的发音,他笑起来有种领家大哥的亲切感。
  
  修有些恍惚的坐下,还没能从刚刚的冲击中清醒过来,敏郎已经和其他人打完招呼了。奥格背着手站在一边,看完他们互相问好后说:“我应该给你们点时间让你们自己适应相处。”
  几人纷纷竖起拇指表示没有问题。

  等奥格离开之后,萨曼莎摸出自己的VR眼镜,环视一圈她的伙伴们,最后把目光投向敏郎:“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换一下绿洲帐号?”
  敏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当然!”而后四人就开始交换起了好友申请。结束之后,修还是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划着平板。
  “修?你的帐号是多少。”敏郎主动问起。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萨曼莎抢了词:“我们的小天才可不玩游戏。”修无奈的说:“嘿,我明明是有个帐号的。”
  “是的你有,一个顶着源氏脸的五级角色,上线就是为了测试新插件的运行。”艾奇撇撇嘴,冲着敏郎说到:“你知道他角色叫什么吗,叫武神。一个叫武神的五级源氏。”艾奇突然换了个表情,严肃的说到“You must forgive yourself,brother。”
  几人顿时笑作一团,修站起来,笑着给了艾奇一个肘击,没有管她那夸张的大叫,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所有人都觉得修年纪轻轻能跳级念完大学,在生活中一定是一个整天泡在图书馆的学霸。
  “知道吗,”修按下电脑的启动键,再把自己固定在VR穿戴设备上,“有时候经常去图书馆真的只是因为那里网好。”
  最后他拿下架在脖子上的VR眼镜,熟练的登入绿洲帐号,机械的系统女声在耳边响起:
  欢迎回来,修
  
  修走进登录大厅,点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115级的荣耀在ID旁边熠熠发光。他轻敲耳边的麦:“寻找大东。”

                      【TBC】

终于优化完这个部分了感动

这张立绘超赞,光影和背景配合完美